今天是  | 欢迎光临实中外小!
您现在的位置:www.manbetx288.com >> 二禅客憩於树下煎茶 >> 尊者阐陀汝且莫起 >> 浏览文章
第163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7年03月10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核心提示:

师之乐语——和谐共进

www.manbetx288.com 主办   2017年3月10163

~~~~~~~~~~~~~~~~~~~~~~~~~~~~~~~~~~~~~~

先生,你能为我把门吗?

有一个劳改犯人在外出修路的过程中,在路上捡到了1000元钱,他不假思索地把它交给了监管警察。可是,监管警察却轻蔑地对他说:“你别来这一套,拿自己的钱,变着花样贿赂我,想换减刑的资本,你们这号人就是不老实。”

囚犯万念俱灰,心想,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了。晚上,他越狱了。

在亡命的途中,他大肆抢劫钱财,准备外逃。在抢得足够的钱财后,他乘上开往边境的火车。火车上很挤,他只好站在厕所旁。这时,有一位十分漂亮的姑娘走进厕所,关门时却发现门扣坏了。她走出来,轻声对他说:“先生,你能为我把门吗?

他一愣,看着姑娘纯洁无邪的眼神,他点点头,姑娘红着脸进了厕所。而他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一样,严严地把守着门。

在这一刹那间,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在下一站,他下车了、到车站派出所投案自首。

在这个世界上,信任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没有人能够用金钱买得到,也没有人可用利诱和武力争取得到,它来自于越来越多的人对人际关系的认同。然而,正是这种信任和不信任让社会发生着各种连锁反映,就像这个女孩子信任改变了一个人,也减少了罪恶的发生。

生活在当今中国的很多人都已经感受到了当下的信任危机,近些年来,“杀熟”的现象多了,陌生人不可靠,商人不可靠,媒体不可靠,慈善不可靠,组织也不靠谱。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社会系统,我们都保持怀疑。

由此延伸,我们几乎对所有事情都持质疑态度:专家辟谣基本等同于证实消息、老人当街跌倒无人敢上前搀扶、事故调查背后仿佛总有不能说的秘密、对乳制品质量的不信任甚至催生了洋奶粉代购行业……由于“逢事必疑”,我们或许规避了许多风险,但也丧失了更多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有人说这是一个“我不信”的时代。

富人让邻居穷小子看家

一天回家没有带钥匙,无聊地站在楼下等家人回来开门。仰天望去,这栋楼的每个窗子外面都装了结实的“防盗网”,连高高在上的15楼的窗子也没有幸免。突然想起当时一位朋友来家里做客看到阳台上装着防盗网时嘲笑我的样子。我说你别笑,你看看,总共15楼,30家,你数数看,有几家没装“防盗网”?

朋友摇着头说,人哪,就是这样步步为营把自己给囚禁起来了。朋友曾在德国呆了一年。他讲了一件颇为感慨的事。富有的邻居汉森先生一家要出去旅行,临走的时候敲开了朋友租住的房门。汉森先生对他说:小伙子,帮个忙好吗?朋友非常意外,他和他们平时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交情,更何况,他不过是一个租房的贫穷的外国人?

汉森先生说要去外地旅游,一个月才能回来,让他照顾一下他的热带鱼。朋友就这样拿到了汉森先生家的钥匙,隔三差五去喂食。房子里的各种古董价值不菲。每当看到这些,朋友都在心里想,汉森先生他怎么就不担心我顺手牵羊,他凭什么这样信任我呢?

我问朋友,当时心里有没有一闪而过的龌龊念头。朋友笑起来,说,当时我真的很穷,那样的念头真的有过,可是一想到汉森先生那信任的目光,我的心就非常平静了。他说,在德国,邻居之间总是充满了信任,把钥匙交给邻居请他帮忙照顾宠物,有事需要外出时将孩子托付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普通的。他们非常放心地把这些事拜托给邻居,而接受拜托的邻居则会认真负责。

巷子里的臭味

朋友问我,你会把钥匙交给你的邻居吗?我立马摇摇头。朋友走后,我想到朋友说的话,想想我们和邻居鸡犬相闻却不相往来。记得,老家发生的一件真事,在老城区住着一个老头,儿子和老伴都早些年就没了,就他一个人靠捡破烂生活,独自住在老城的一个房子里,一直到80多岁了,每天还佝偻着腰,颤抖着手到处捡破烂为生。周围住的人也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话。直到有一段时间,巷子里总飘着一股奇怪的臭味,才有人去报警,警察来了查臭味的来源,才发现捡破烂的老头已经在家里去世很多天了,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种冷漠有时可怕得让人窒息。我们囚禁的不只是房子,还有我们的心。因为不信任,社会的人情味越来越淡。

信任是我们对他人善意的一种期待。信任他人才能实现有效交往,但是也代表着我们要把自己所掌握的资源交付他人,决定与结果之间的时间差,使信任具有一定风险。我们处处设防,或许减少了一些损失,却降低了更多安全感和幸福感。在信任缺乏的社会,每个人都是受害者。社会因此而集体焦虑。人们其实并不想互相信任,却不得不在暗地里疑问:我还能相信谁?

一段时期以来,被我们反复温习的一个概念是,这个社会似乎充满了“陷阱”。而可悲之处也正在于此,每一个人都在渴望着信任,却又不愿意为得到信任而有所付出。每一个人都在警惕着身边可能存在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陷阱”,没有人愿意率先往前一步,伸出自己信任的橄榄枝。艾青曾说:“我们信任他们,像信任自己的良心。”也许,换句话说,如果你自身是一个可信的人,你就会信任别人。

一手好字,真的可以改变人生

他们说,外公终于回家了。

有那么一会儿,我只是感到疑惑不解。但见他们满面悲色、神情凄惶,我便轰然之间恍然大悟。

我们老家,病死者不论老幼,都统称为“回家”。

出丧路上,唢呐混杂在锣钹鞭炮的叮咣巨响里,热烈透亮,辉煌凄怆。他们在狭窄的土巷里踩出纷扬的黄土,仿佛腾云驾雾,视死如归,一去不返。

那个时候,我在如雪的纸钱中,正瞥见外公最后写下的几个大字:

“自信平生无愧事。”

我是外公带大的,在农村度过了整个童年。

黛青色的山坡脚下,歇着几丛瓦房,近旁是大片田野和杨树林,夏风吹过声如浪潮。村口一座水库,落日熔金时,碎石小径宛如星尘。

小时候常光着被晒得黝黑的脊背,像一头不知疲累的牛犊,奔跑在炊烟和虫鸣里。

无知无邪的年纪里,好奇心最是旺盛。尤其让我不解的,是外公喜欢把自己关在屋里,端坐桌前写字,经常就是大半日。

最初想闯进去看个究竟,外婆就一把将我拉住。后来拗不过,我跟外婆各妥协一步:进屋看可以,不能出声。

我蹑手蹑脚走进屋里,就算还是个不太懂事的孩子,见外公一脸凝重专注的模样,也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外公。

我惊讶于外公的认真,更惊讶于他用毛笔写出的字符,如此优美飘逸,飞天吟啸,剑气如虹──即便那时我还认不得几个字。

外公写了一阵,才发现我站在近旁,他笑得慈祥,皱纹里满是温情。

“外公,你这是啥哩?”

“写字。”

“那……写它干啥?”

“写着玩,好玩,你想学不?”

说着,外公大笑,弯腰想要抱我。我一扭身,躲避着他摩满老茧的粗糙大手,转头跑了。

外公生于民国,曾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乱世书生,必定命途多舛。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经过战火,饿过肚子,被抄家批斗,遭劳改欺侮。

这些都是外婆讲给我的,而外公从不提起往事。

他没有忘,他不会忘,这些伤疤太深太狠,仿佛平原上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裂谷深渊,哪怕事过多年、时过境迁,就算远望一眼,都依旧疼得撕心裂肺。

在我认识外公的十多年里,他的眼里始终从容安详,好像只剩下云淡风轻一样。

我记得他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抽旱烟,吐出悠长的烟雾后,他将烟管磕了磕脚下石板,经年累月,那里已经形成一块小石窝;

我记得他喜欢躺在油黄的藤条椅上,在院子里唱《空城计》:“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还有夕阳斜照在他的毛笔上,笔管上的反光闪烁如星辰。

后来他在书桌前,咳出的血滴与墨点连在一起。

我从千里之外赶回故里,却见冰冷棺椁将我们阴阳隔离。

儿孙们跪伏在地,抛飞的黄纸被风卷入半空,随着“西边大路去”的高呼,翩然不知所踪。

外公呛鼻的旱烟味似乎还萦绕在空气里,他停歇不下的咳嗽仿佛穿梭在麦田间,而那双虽落魄不得志却仍充满悲悯与怜爱的目光,比一切苦难坎坷都来得深沉悠远,奔涌不息,似火灼人。

我站在他生前爱坐的藤条椅前,那管发黄老旧的铜烟枪仍在,那面洁白宣纸、那方乌黑砚墨、那根狼毫毛笔仍在,却仿佛缺了一大块空白,任什么也填补不上。

微风入窗,一瞬间泪流满面。

外公常讲,静水流深。

他曾谈起年轻时练字,家境并不宽裕,他于是找来一块方形玻璃,用毛笔蘸水在上面书写,这样不仅方便,而且可省一大笔开支。

他勤恳写字,是全村公认的“一支笔”,村上的布告、对联,大多出自他的手笔。

工作以后第一次代表公司签合同,可自己的签名实在不忍卒睹,想想自己都尴尬。想要体面的人生,而没有一笔好字,就是这么不体面。

自此工作之余我一直努力练字,总能想起外公书写时的身影。

多年以后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2008年和国内的一家同行一起接到一家俄罗斯企业的中标通知书,俄国客户只愿意从我的公司采购一小部分材料。

创业唯艰,这一个小订单不足以支撑公司度过08年的金融危机。接到俄罗斯客户的合同后我认真在俄文的四线格子里签下了我的名字。

一星期后突然接到通知,俄罗斯客户愿意直接从我们公司完成此次所有材料的采购。后来才得知,我们同行公司老总在合同上的签字太潦草看不太清晰,让俄罗斯人觉得不够有诚意,转而选择了我们公司。

看似偶然的机会让公司迎来转机,我的事业自此越来越顺利。

是他告诉我,一笔好字能够改变人生。

外公的一生充满了坎坷曲折,然而他坐在桌前提笔书写时,那无比专注的目光,仿佛穿越万古长天,饱含宽宥一切的远意和悲悯,以及超脱世间的热忱和虔诚,使我终生为之动容。

无论生命如何繁华或虚无,都要将灵魂倾入笔中,孤注一掷。

练习写字,不是要成为一个字写得比别人好看的人,而是在一遍一遍与古人的揣摩交流中,学到教养,风骨,耐心和趣味。

最珍贵的是,学到欣赏万千笔墨,欣赏这功利世界里难得的抽象之美。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不仅反映一种书法境界,更有对人生百态的领悟。

文字本是工具,可一旦成为书法就化蛹成蝶,蝶变成仙,成就了一生的华美。

书法,是有灵魂的,需要真心投入,不许有任何焦躁。急功近利的淡泊名利,修身养性是书法灵魂的精髓。纷繁红尘中,需要剔除所有张扬与浮躁,静下心来。

 


树立农业化学投入品监管机制 - 因为在时空隧道里 - 人生的输赢又该怎样界定 - 代表不同的意思 - 有座恰似水晶塔的岩山 - 这才叫捐献造血干细胞 - 《现观庄严论》当中讲过